【附属一院】【抗击新冠】“白服”就是我的战袍

发稿时间:2020-02-04编发部门:附属一院稿件来源:附属一院浏览次数:10

2003年,当“非典”疫情来临的时候,我还是个实习生,对“非典”的认知只是理论阶段;那一年,“非典”并没有真正来到我们黑龙江,发热门诊的设置,也一直处于“防”的阶段,远没有体验到“非典”的可怕。

高伟医生进发热门诊之前留影

2020年,当“新冠病毒”感染来临的时候,虽然医学理论及临床知识有了进一步的充实,但我对它的认知,还是停留在2003年阶段,毕竟武汉很远,其他地方还没有多少感染病例。直到我们医院在短时间内,开展学习“新型冠状病毒”的知识,建立发热门诊、隔离病房,对发热门诊值班医生多次强化培训,以及从武汉传来的消息、数据,限制出门、聚会等等,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次“疫情”很凶险!

我被排到发热门诊值班医生当中,虽然我不是呼吸科、急诊科或感染科医生,但我是高年资医生,选我值班理所应当。而作为医务工作者,一旦穿上白服,这就是要我去战斗的信号,需要我去抗击疾病,无论是多么危险的细菌、病毒,都是我们要消灭的敌人,我也责无旁贷!

发热门诊工作画面

发热门诊值班那天,我是下夜班,但我进入发热门诊,穿上防护服,就立刻进入了角色,也体验了穿着防护服给病人看病的不易。由于新年流动人口加大以及百姓对疫情的恐惧,前来发热门诊就诊的患者很多,确实是对医务人员体力、耐力的考验!想想武汉那些医务工作者,在面对疫情爆发的情况下,他们是怎么“扛”的啊!

隔离区内外的交流

当接诊那个疑似病例时,我内心还是很平静的,因为患者病情表现也是相对平静的,虽然她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可能性很大,但我也是按照指南进行救治,按照流程做好防护,况且日常在面对更凶险的疾病时,我们也会得当处理!同时,在接诊这例患者期间,院领导,各科室专家共同协调、配合,也让我体会到,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

疫情来袭,我们不怕!全中国一盘棋,社会各界伸出援助之手,紧急募征的医疗队纷纷奔赴武汉都让我心潮澎湃。尽管疫情凶猛,但是我相信,有党中央的指挥,有全体国民共同努力,我们有信心打赢这场战役!

我现在只是一名入党积极分子,但我会用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无论在什么时候,我都愿意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,穿上白服,冲到抗击疫情的第一线!

不知道你的名字  只知道你是附一人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