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附属二院】【战“疫”进行时】采访手记:阳光逆行者你在想什么?

发稿时间:2020-02-10编发部门:附属二院稿件来源:附属二院浏览次数:47

编者按:

         24日以来,我院38名援助湖北医疗队员已经全部投入到救治新冠重症肺炎的战役中,其中已过不惑之年的王文斌副主任的阳光自信格外亮眼,他的真诚、朴实都给笔者留下了深刻印象,现随同笔者视角洞悉那灿烂笑容背后的家国情怀。

援助武汉医疗队员王文斌副主任出征  

援助武汉医疗队员王文斌副主任出征

王文斌副主任与同志亲切合影  

王文斌副主任与科室医护人员亲切合影  

采访手记:

    笔者:此次出征武汉疫区的队员这么多,大都脸上挂着泪珠,神情凝重、恋恋不舍。但是我在你脸上看到的却都是阳光灿烂的笑容,一点也没有畏难情绪,像是要参加一个美好聚会。这个时候,面对的是危险疫区和艰苦工作,你真的不害怕吗?

    王文斌:我们刚刚结束防护培训,你问我害不害怕,说心里话傻子才不害怕,但是我觉得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,这时候必须得有人冲锋陷阵,这是责任,这也是义务,责无旁贷。说到笑容,我觉得乐呵也是一天,愁眉苦脸也是一天,那为什么不乐呵呵呢,反正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。所以这个“怕”没有用,当兵的与我们一样,都是血肉之躯,他们再怕不也得上战场吗,如果怕就不上战场,那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谁来保护?

    笔者:这次出征,对你来说似乎像得了一个大奖,特别的开心,我感觉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,是否把这次上前线当成了一个至高荣誉?

    王文斌:是的,这次出征,有幸得到了领导的信任和支持。我感觉我是一名拥有多年临床诊疗经验的医生,这个时候能够为国分忧、为民解难是应该的。说心理话,进入武汉疫区救治新冠重症肺炎病人自我感觉危险肯定有,但对这个病已经有了很多了解,所以做好自我防护是可以避免感染的。

    笔者:你的灿烂笑容让我非常感动,似乎看到了战场上最纯粹、最英勇的军魂,对此你怎么认为?

    王文斌:说到军魂我不敢当,到这头我感觉进去穿脱防护服遭点罪,自己做好防护,万事小心呗,少接触人,自己不工作的时候老实呆着,也就这回事,这玩意如果感染了确实影响生命,那我们是干这行的,这份风险必须承担。

    王文斌:当兵的就得上战场,这是当兵的职责,当医生的就得看病,不管什么病都得看,“非典”的时候我也参与了,也去守桥了,不也过来了吗?这个东西吗,也就是这回事,当医生不能只看普通病,特殊病该看也得看。

    笔者:到武汉协和医院第六病区后,你工作还适应吗?

    王文斌:到这头生活工作条件都很好,防护装备都很齐全,就是进出仓时穿脱防护服很费时间,穿一次防护服需要40分钟,每次穿戴完毕都是满头大汗。

    王文斌:我们这头是6小时一个班,然后大家互相轮,与当地医生1:1搭配工作,6小时在里面,但是一般挺不到6小时,大约4-5小时就得出来,6小时出来就非常累了,因为身穿厚厚的防护服,各种操作没有那么灵活,佩戴口罩和护目镜,呼吸也比较费力,看东西也没有平时那么方便和清楚,体力消耗比较大,但这些不仅为了病人,也是为了自己,都是工作,干啥没有危险啊,走路还会碰到危险,人工作总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,没有什么特殊,都要克服。

王文斌副主任在武汉疫区前线

王文斌副主任身着防护服进仓工作   

后记:

        22日,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-集团app网站官网附属第一、第二、第三医院的119名医护人员组成的黑龙江省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,怀揣着满腔赤城与坚定,在领导及同志们的殷殷重托下,勇敢踏上了抗击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的旅途,去用生命守护人民健康。他们或是耕耘在医疗战线30余载的专家教授,或是正值当年的医护骨干,或是涉世未深、朝气蓬勃的青年医生和美小护,然而,在今天新冠病毒肆虐的疫情面前,他们却跨越了年龄与身份,共同朝着同一个的目的地—湖北疫区集结行进,并有了同一个名字——援助湖北医疗队员。面对这群统一身着战服、佩戴口罩的医疗队员,我们已经分不清他们是谁,但我们却知道他们为了谁,防疫阻击战已经打响,可爱可敬的逆行白衣们已经出征,他们坚定的背影虽然已经渐渐远去,走进了没有硝烟的战场,但他们那一句句铮铮誓言、一串串坚定足迹却深深铭刻在我们心中,成为了涂抹白衣最靓丽的底色和精神追求。(撰稿:宣传科  高秀文  摄像:宣传科  时光  援助医疗队员  王文斌)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